2011年6月21日

[夢想筆記本] 舊文分享:當民主受到威脅!你可以不說話~但是你不可以不知道

2008/11/5, 3 則意見
7 個網頁瀏覽數


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碑文,德國新教牧師Martin Niemoller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這篇文章是兩年前陳雲林來台的時候所寫的,今天竟然有七個瀏覽數,讓我覺得有點意外,
也勾起我的一個回憶。

下面把當時的留言給po上來跟大家分享:

我大概瞭解你的意思,但是這樣的比喻還是有點難以比擬真正的發生的事情。繼續這個比喻好了!
        之前病人總是對醫師恭恭敬敬畏首畏尾,如果表達不滿,就被醫師斥責,總之就是醫師最大。當然以我們當醫師的立場,這樣做是比較方便~但是這絕對不是好事...時代在進步,醫病關係也再改變,當然不是說現在這種緊張的醫病關係是好事,但是卻是進步的過程必要之惡。病人可以指著醫師的鼻子罵「沒醫德」就是自由的一種象徵~雖然他不見得正確...但是他可以表達不滿。不再是醫師說什麼就是什麼!
        回過頭來看台灣的社會,民主自由走到一半,大部分的人都一知半解。又經過了228和五十年的威權統治,其實大部分的人對於「自由」感受不那麼的深!你可知道我們這一輩享受的這些言論自由、集社自由等等都不是本來就有的。我們現在享受的自由,卻站在「威權」的立場來抹煞自由,這樣是不公平的。之前在其他網友的部落格,有人提到不然就來執行一國兩制。贊成 修改集遊法,以後可以適用法律,不贊成的就不適用。人都是這樣,當跟自己息息相關才會去關心。但是等到問題回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就像之前紅衫軍就提過要修法,結果一直沒通過,現在換個位置換個腦袋!兩種顏色都一樣,執政者不想修,在野黨想要改。不管誰執政,我們這些人我想不太會去直接參與政治,所以大多是以民眾的立場出發,我們要不要隨著政府起舞,捍衛該有的自由民主。雖然多少罪惡假自由之名而行!可是你可知道更多的罪惡假秩序之名而行!自由會延伸出來的秩序的混亂是一時的,可以藉由提升公民水準及經濟能力來漸漸改善。但是威權卻是難以逆轉而且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的。世界上我想沒幾個真正的民主國家然而國立衰弱,卻多的是「假民主真專制」卻國力凋僻。
        或許有人會說自由就會容易混亂,中國人還是適合被人管。我對這種觀點真的深惡痛絕,誰天生就該死該當奴才。不管是誰都該有自己的自由及天生的人權。不管是中國人、台灣人都一樣,我們自由民主的進度落後西方兩百年,要培養出對於自由民主的素養沒那麼容易,就算台灣「民主自由」也才是最近不到20年的時間,當大部分的人都沒有這樣的觀念的時候,我們這些年輕人是不是更應該站出來,堅定著民主的信念,不然中國古代「自掃門前雪」的舉動,遲早會讓自己自食惡果的。以上,與大家分享。

2 則留言:

  1. 身為一個受害的香港人
    在此跟大家說
    千萬不要行一國兩制

    在事前會跟大家說馬照跑舞照跳
    事後就會說一國為重
    人民怎樣吶喊都一意孤行
    上面一個幹部走個圈就可以180度改變

    表面上還是會有立法會代表
    但都會在基本法裡動手腳

    像是在香港 只要有關公共資源等重大議案
    基本法會要求立法會代表要在提案前先經行政長官
    然後行政長官都由少數指定人仕選出來
    結果重要議案都只能由親中方提出

    回覆刪除
  2. 那時候的我算是一個有觀點的人吧!

    回覆刪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