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

[隨筆] 回應「當民主受到威脅!你可以不說話~但是你不可以不知道...」

2007_07_02_1832_5723


這篇上個月寫的文章,有兩位網友給我的一些回應~
寫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也是不說話的俗辣,忍了十多年吧,真的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他們是驕傲的炎黃子孫,而我們卻要為自己的語...   著

我也是不說話的俗辣,忍了十多年吧,真的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他們是驕傲的炎黃子孫,而我們卻要為自己的語言、文化、歷史、價值觀而偷偷摸摸,保持低調,這究竟是什麼樣的道理?我總是在「相忍為國,互相尊重」,有些人卻總是在「大是大非,趕盡殺絕」,單方面的和解到底有什麼未來?民主得來不易,要摧毀卻是輕而易舉,這句話說得真好,尤其當政府相信百分之四十這樣的數目是「少數」,不需要被尊重的時候,民主更可以輕易拋在腦後了。這幾天真的很生氣,氣的既不是陳雲林,也不是馬先生,而是某些人數十年來絲毫不變的偏見與本位主義!絲毫不肯用心去理解和自己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的人們!


情況一:當一個醫生面對一個難纏的疾病為了病人的好,給予積極的處置\無奈病人還是往生了結果論英雄之下,...   著

情況一:當一個醫生面對一個難纏的疾病為了病人的好,給予積極的處置\無奈病人還是往生了結果論英雄之下,不諒解的家屬指著醫生的鼻子大罵"沒醫德"情況二同樣的狀況另一位醫師採取保守療法,讓病人生活品質提升,但是病魔依舊帶走了病人,雖然有跟家屬溝通過也簽了DNR,但某些家屬依舊認為醫生怕負責任不願意盡力治療,仍然不爽的罵"沒醫德"總覺得在台灣"自由民主"就像是"醫德"一樣似乎順了我的意思就是自由民主不順我的意就不自由不民主就好像,病人活了,就是有醫德;死了,就沒醫德大家都知道自由民主要建立在法治上不可否認的台灣人並不如西方國家那樣守法 在台灣要基於法治上執行自由民主就好比開一台很大的刀 病人狀況又差要病人活著(好比守住法律標準),開的刀又要成功(好比維護自由民主)並不是每次都會成功有時候病人死了,手術成功有時候病人活了,手術失敗但不可因為結果的不同而去否定那執刀醫師的醫德問題不是嗎


我新增的回應:

我大概瞭解你的意思,但是這樣的比喻還是有點難以比擬真正的發生的事情。
繼續這個比喻好了! 之前病人總是對醫師恭恭敬敬畏首畏尾,如果表達不滿,就被醫師斥責,總之就是醫師最大。當然以我們當醫師的立場,這樣做是比較方便~但是這絕對不是好事...時代在進步,醫病關係也再改變,當然不是說現在這種緊張的醫病關係是好事,但是卻是進步的過程必要之惡。病人可以指著醫師的鼻子罵「沒醫德」就是自由的一種象徵~雖然他不見得正確...但是他可以表達不滿。不再是醫師說什麼就是什麼!

回過頭來看台灣的社會,民主自由走到一半,大部分的人都一知半解。又經過了228和五十年的威權統治,其實大部分的人對於「自由」感受不那麼的深!你可知道我們這一輩享受的這些言論自由、集社自由等等都不是本來就有的。我們現在享受的自由,卻站在「威權」的立場來抹煞自由,這樣是不公平的。之前在其他網友的部落格,有人提到不然就來執行一國兩制。贊成 修改集遊法,以後可以適用法律,不贊成的就不適用。人都是這樣,當跟自己息息相關才會去關心。但是等到問題回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就像之前紅衫軍就提過要修法,結果一直沒通過,現在換個位置換個腦袋!兩種顏色都一樣,執政者不想修,在野黨想要改。不管誰執政,我們這些人我想不太會去直接參與政治,所以大多是以民眾的立場出發,我們要不要隨著政府起舞,捍衛該有的自由民主。雖然多少罪惡假自由之名而行!可是你可知道更多的罪惡假秩序之名而行!

自由會延伸出來的秩序的混亂是一時的,可以藉由提升公民水準及經濟能力來漸漸改善。但是威權卻是難以逆轉而且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的。世界上我想沒幾個真正的民主國家然而國立衰弱,卻多的是「假民主真專制」卻國力凋僻。或許有人會說自由就會容易混亂,中國人還是適合被人管。我對這種觀點真的深惡痛絕,誰天生就該死該當奴才。不管是誰都該有自己的自由及天生的人權。不管是中國人、台灣人都一樣,我們自由民主的進度落後西方兩百年,要培養出對於自由民主的素養沒那麼容易,就算台灣「民主自由」也才是最近不到20年的時間,當大部分的人都沒有這樣的觀念的時候,我們這些年輕人是不是更應該站出來,堅定著民主的信念,不然中國古代「自掃門前雪」的舉動,遲早會讓自己自食惡果的。

以上,與大家分享。


1 則留言:

熱門文章